欢迎访问太原股票网
你的位置:首页 > 财经 > 新闻正文

本轮油价上涨空间有限 难触发经济危机

时间: 2019-01-12 15:34:00 | 来源: 界面 | 阅读:

【评论】本轮油价上涨空间有限 难触发经济危机

虽然历次经济危机和衰退往往发生在油价暴涨之后,但多数时候,油价本身并不是引发这些危机的直接因素。而仅就本轮涨幅来看,因其主要由需求端驱动,继续上涨空间有限,也很难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

王凯文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本文作者王凯文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助理研究员。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

近期,国际油价的变动引发持续关注。自2016年年初触底26美元/桶以来,受益于全球经济的稳步复苏和OPEC国家达成的减产协议,国际原油价格在两年时间内增长超过两倍。虽然原油价格短期的波动受政治氛围和经济事件的影响较大,但从较长时期来看,油价的上涨与下跌则主要取决于市场供需关系的转变。

回顾自1970年代以来两轮油价上涨及其驱动因素,笔者粗略做出两点判断:一、本轮油价涨幅进一步上升的空间可能有限;二、本轮油价上升造成的通胀压力有限,几乎很难直接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

1970年以来,全球油价主要经历过两轮大的涨幅。两轮上涨期间,虽然油价表现大抵一致,但造成的原因却不尽相同。

第一轮上涨周期始于1973年爆发的第四次中东战争,历经伊朗伊斯兰革命,在1980年两伊战争前夕达到顶峰。基于通胀调整后的数据来看,自1973年10月阿拉伯国家宣布对西方国家实施石油禁运到1980年两伊战争开始,WTI原油价格涨幅达到575%。根据美国能源署的数据,自1973年到1981年,OPEC国家原油产量降幅达到36%,而同期世界原油消耗仍保持着6.7%的涨幅。因此,在这一轮周期中,油价暴涨主要由供给端驱动,具体表现则是中东局势的不稳定导致国际原油供给大幅下滑。

但随后,供需关系的反转直接导致了油价自1980年后期大幅下跌。一方面,暴涨的油价促使各大跨国能源公司加大了对阿拉斯加、俄罗斯、拉丁美洲,以及北海油田的投资与开发,同时中东各国解除石油禁运并与美国达成“石油美元”的协定,于是全球原油供给大幅回升。另一方面,长期持续的高油价促使西方国家大幅提高国内利率以应对通胀,这导致国内经济活动低迷,能源需求降低。

第二轮油价上涨始于2000年初期以中国为代表的亚洲新兴经济强劲增长之际,历经伊拉克战争,而后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夕达到顶峰。自2000年到2008年,虽然全球原油供给从7495万桶/日增长至8293万桶/日,但全球原油消耗从7685万桶/日上涨至8605万桶/日。长期供不应求的局面促使WTI原油价格在调整通胀后的涨幅达到500%。

在这期间,尤其引人瞩目的当属中国经济对全球原油需求所做出的贡献。八年间,中国原油消耗从477万桶/日增长至795万桶/日,增量占到了全球原油消耗同期增量的35%。

因此,这一轮油价上涨主要由需求端驱动,具体的表现则是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在飞速发展过程中为全球原油提供的庞大需求。

纵观过去两轮大的油价上升期,一为供给端驱动,主要表现为油价上涨,但全球原油产耗量出现停滞甚至下滑;一为需求端驱动,主要表现为油价上涨,但全球原油产耗量同步攀升。

由于供给端驱动的油价上涨不是现实经济强劲的反映,高油价直接抑制经济行为,导致商品供给减少,因此通胀水平上升的速度更快。而由于需求端驱动的油价上涨是现实经济强劲的一种表现,高油价并不直接抑制商品供给,因此通胀水平上涨的幅度有限。例如,1970年代油价飙升期间,美国通胀水平的飙升速度远高于2000年这轮油价上涨期。

通胀带动的利率飙升在1970年代重挫美国经济,从这个角度来看,供给端驱动的油价上涨更容易裹挟美联储的货币政策,也更容易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而需求端驱动的油价上涨有利于维持温和的通胀,不容易裹挟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制定,也不易直接引发严重的经济危机。

但我们仍然需要注意的是,由于需求端驱动的油价上涨造成的通胀压力有限,这虽然给了美联储充分的货币政策空间并使得其在2000年至2005年间得以维持极低的利率水平(低于2%)来促进经济,但也为后来的次贷危机埋下了过度信贷的祸根。

鉴于自2016年以来全球原油产耗量同步攀升的局面,本轮油价上升可以定性为主要由需求端驱动的油价上涨,而具体的驱动力量则为全球经济的持续复苏。

根据IMF数据,全球经济在2015-16年短暂触底后开始稳步回升,于2017年实现3.9%的GDP增速。发达国家中,经济复苏尤其以美国为首,其失业率近几年不断创下新低,长期低迷的通胀水平也在2015年后半段开始回升。欧元区和日本不断减少的债券购买规模也反映出其经济的稳步复苏。

发展中国家里面,中国经济增速的超预期企稳和印度经济改革带来的高速增长均为国际原油需求提供了极大的支撑。虽然也有供给端的贡献,如OPEC和俄罗斯达成的每天180万桶的减产协议,但该减产幅度极其有限。相比于1970年代供给端动辄超过10%的减产,现行的减产幅度仅为当下全球原油产量的2%,更何况还有美国众多页岩油生产商在不断进入市场。

既然本轮油价出现的变动是由需求端所驱动的,那么在分析油价能否持续上涨的时候,需要关注的因素主要有两个:首要考虑因素为全球经济复苏的动力能否持续;次要考虑因素为原油供给端会不会出现大幅度的上升或下滑。

同样分为两块来审视全球经济复苏。发达国家中,虽然美国经济表现强劲,但种种迹象均表明其正处于短期经济周期的尾声。由于美联储正逐步从市场中撤出流动性,不断攀升的利率环境将使长期适应于极低市场利率的企业承压。欧元区中,尽管此前有良好复苏的表现,但其动荡的政治环境极大地增加了其经济前景的不确定性。日本由于受到外部经济环境的制约较大,在全球贸易风险加剧的背景下,其最新发布的经济数据也显示出恶化趋势。

反观发展中国家,风险更是不容忽视。由于现在全球经济处于美联储主动的加息周期中(2000年初的油价上涨处于美联储降息周期),油价上涨叠加美国利率上升无疑对新兴经济体构成了“完美风暴”。一方面,随着全球美元资金回流美国,各大发展中国家的货币广泛承压。另一方面,油价上涨直接恶化了石油进口国的经常账户赤字,并加剧了输入型通胀的压力。本币贬值,通胀抬头,众多新兴经济体不得不通过加息来防止资金剧烈外逃。近日,印度和土耳其央行均意外加息,反映出新兴市场的脆弱。

利率上升的环境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无疑将对其存量的企业和政府债务产生巨大的压力。再加上中国经济仍将在未来持续放缓,国内“去杠杆、去库存、去产能”的要求决定了中国难以再次像2009年一样挺身而出,扭转全球经济形势。印度经济虽然近几年表现强劲,但其目前的体量仍然难以扭转整体发展中国家的颓势,更何况其国内的银行不良债务、过高的财政赤字水平,以及众多效果不确定的经济改革仍将对其保持长期高速增长的能力构成掣肘。

再来关注供给端。供给端有三个较大的变量:美国页岩油产量、OEPC国家的减产协议,以及委内瑞拉和伊朗原油产量的不确定性。

受益于页岩油革命,美国原油总产量自2010年左右开始飙升,从每天500万桶升至目前每天超过1000万桶,创下历史新高。其中页岩油的产量在今年4月份达到每天700万桶,成为国际原油供应不可忽视的一支力量。考虑到目前70美元/桶的油价远高于美国页岩油开采的成本中枢,因此可以预计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有更多的页岩油生产商进入市场。

另外,OPEC的减产协议可以和委内瑞拉还有伊朗的局势结合起来看。委内瑞拉由于国内的政局动乱和之前低油价引发的严重经济危机,其原油产量自2017年1月至今下滑达到近100万桶/日。而近期美国宣布退出伊朗核协议并承诺加重制裁力度更是让伊朗的原油产量蒙上了一层阴影。于是,此前俄罗斯和沙特能源部长均表示可能在下一次会议中放松对各成员国的减产要求,以弥补委内瑞拉和伊朗可能出现的原油供应缺口。

也就是说,OPEC和俄罗斯的实力可以完全防止国际原油供应出现较大幅度的下滑。况且,考虑到在过去几年制裁消除之际,伊朗利用各种资源加大了对国内油田投资开发的力度,而其中最主要的资金和技术来源便是中国,如国开行2017年9月对伊朗的150亿美元贷款等等。

而且,此次欧盟明确表态反对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没有欧盟的支持,美国单边的制裁可能很难产生以前的效果。因此,只要拥有来自中国和欧盟的资金和其他技术支持,伊朗的原油产量也很难出现大幅度的下滑。

由此可见,需求端可持续动力不足,供给端却基本保持充裕,从供需关系来看,本轮油价进一步上涨的幅度可能极其有限。而目前反映出来的油价上涨,由于主要由需求端驱动,所带来的通胀压力是有限的,难以如1970年代一样裹挟全球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制定,因此仅油价上涨本身难以直接引发严重的经济衰退。相比之下,由美联储带动的利率上升叠加全球当下总体偏高的债务水平才是可能诱发下一次经济衰退的关键因素。

虽然历次经济危机和衰退往往发生在油价暴涨之后,但多数时候,油价本身并不是引发这些危机的直接因素。因此,在当下油价逐步回升的阶段,各国更为重要的是审视和判断油价变动背后所反映的宏观经济形势,并做出有效且长远的应对。尤其对众多产油国来说,油价走高提供了难得的机会和财政空间,此时更应该下功夫调整自身单一的经济结构,以求避免在未来油价下跌时重蹈委内瑞拉的覆辙。

新闻标题: 本轮油价上涨空间有限 难触发经济危机
新闻地址: http://www.24style.cn/caijing/344.html
相关分类:
Top